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表游--爱钟表,游世界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钟表文化学者、知名博主(新浪微博“钟表游”)白映泽个人博客。较早开始奢品与钟表历史文化研究传播工作。曾著《名品世界-男人的潇洒》、《名品世界-女子的妩媚》、《中国与钟表》等。

网易考拉推荐

钟表历史知识:《时间的历史映像》之一  

2014-08-22 10:1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钟表历史知识:《时间的历史映像》之一 -  钟表游 - 钟表游--爱钟表,游世界的博客


时间的历史映像
——中国钟表史绪论


文:郭福祥(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这些年笔者参观了不少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尤其是对各个博物馆的钟表藏品多有关注。随着参观的增多,研究的增多,对故宫博物院的钟表收藏的特殊性也有了更多的理解,就越发觉得清宫钟表收藏实在是世界钟表收藏中极为特殊和重要的一部分,是值得向世界钟表研究界推荐的。十几年来,对中国钟表史和中国宫廷钟表收藏史的研习成为我研究工作的主要兴趣点之一,其间在各种刊物上发表了十数篇相关论文和文章。现在将其中关于中国钟表历史方面的论文按照论述内容的时间顺序系统整理出来,竟也囊括了中国钟表史基本的和主要的方面。由于所辑论文都与中国钟表史的内容密切相关,力图通过实物、档案、文献的整理、考证、辨析,以实实在在的历史事实勾勒出中国钟表历史和中国宫廷钟表收藏的真实图景,故将本书定名为《时间的历史映像》。书中论文涉及的都是十分具体的细节,因此这里将中国钟表史和中国宫廷钟表收藏史几个通识性的问题作一些交待,权且作为本书的绪论。


(注:本文经作者郭福祥先生授权刊载。因文较长,分3-4次连载。文章精彩、知识丰富,请读者们继续关注连载)


一、自然时间与钟表时间

在日常生活中,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时间的存在和流逝。那么,时间是什么?开始你或许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但若组织自己的语言,试图作出回答的时候,可能又会感到茫然,不知如何措辞为好。普通人如此,哲学家们也是如此。奥古斯丁(Augustine)就曾写到:“时间究竟是什么?没有人问我,我倒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证明,便茫然不解了。”最终他作出了这样的回答:“时间存在于我们心中,别处找不到。”时间是人类心灵和思想的伸展。这里我们不妨追随先哲们的脚步去浏览一下他们对时间的领会。


在西方传统中,时间一直是物理学的问题,传统意义上的时间首先就是在物理学中生长起来的,因此,它所具有的基本特征不可避免地受到“物理学”的规定。而早期的物理学所面对和讨论的就是“自然”,追问“自然”产生的根据和基始,而自然是一种现成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存在,且永远处于无休无止的运动之中。古代的人们就是在这种无休止的运动之中感受和领会时间的,由此获得的时间概念被称为“物理学时间”。


物理学时间也可以称为“自然”时间,因为它的基本含义来源于自然界所发生的变化:日出日落;潮退潮涌;月亮绕着地球转;地球绕着太阳转;随着季节的更替,植物和天空的颜色也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成了测量时间及形成相应观念的基础。太阳绕着地球转,季节永远在周而复始,庄稼年复一年地被收割,这些世间最基本的具有周期性特点的运动变化,使人们意识到时间的真实存在,形成了时间是生死轮回的无尽周期这样一种观念。万事万物可以有生有灭,但时间不可能失去,因为时间进程中出现的事件将永恒地循环,变化不断地出现,运动总在继续。正如泰利斯所说“时间是最智慧的,因为它发现了一切。”也如赫拉克里特所说“时间是一个玩游戏的儿童,儿童掌握着王权。”透过这些古希腊哲学家们的描述,多少可以理解他们心目中的时间概念:时间是一种现成的自在存在,它总是与运动联系在一起,并且与运动相互规定。时间就是运动和变化的主宰,时间带来了变化和运动;万物因时间的到来而产生,又随时间的流逝而消亡;时间不是人的所有物,更不能通过人的意愿和行为来塑造。


随着对时间领会的不断深入和相应科学的发展,公元前4世纪时,亚里士多德在其著名的《物理学》中为时间下了这样的定义:“时间是计算前后出现的运动得到的所计之数”,彻底挑明了传统时间即物理学时间的本质,也就是说,从现成的自然那里领会到的时间在本质上是一种测量的时间。测量的目的是为了调整人自身的生存活动和解释活动对时间进行定期,即是……的时候或不是……的时候,但随着测量活动越来越专意于测量本身而不在意于时间的定期,即不在意于时间的关联结构,时间便越来越显明为纯粹测量的时间。不管表象有多么复杂,归根结底,运动和变化在不断出现,测量前后出现的运动所得到的计数即时间再不断地累积,从而形成了一种抽象的线性时间流,且这种时间流是一个一面逝去一面来临的现在系列。这样,时间的定义就可以明确为:它是一个现成的现在之流,它自在地流失着,整个物理世界的生灭就受这种自在之流的时间支配。“时间的长河”的说法和“逝者如斯夫”的感叹就隐含着对这种时间流的领悟。可以说,亚氏的时间定义是对传统时间本质特征的抽象概括和总结,以后有关时间概念的讨论原则上都依附于亚氏的这一定义。


按照物理学时间的领会,一切都置于时间的支配之下,包括全能的上帝。而在基督教信仰看来,上帝则是全能的、绝对的自由意志,怎么能受时间的支配呢?物理学时间在逻辑上给基督教信仰带来了困境。奥古斯丁在信仰领域首先洞察到了时间与上帝的冲突,为了摆脱基督教信仰的这种困境,他提出了时间存在于人类的心灵中,是心灵或思想的伸展的时间概念。通过时间的心灵化,通过把时间与人的拉近来拉开时间与上帝的距离,缓解了两者间的冲突。


奥古斯丁的时间观在一千年后的康德那里得到了回应。同样,在物理学时间面前,人也是没有任何自由可言的,作为这种时间存在,人的生存没有丝毫价值。然而,在康德哲学中,人的生存世界本身恰恰就具有最高价值,具有真理性,因此,康德发现人的自由同样受到物理学时间的威胁,从而在哲学上第一次证明了时间与人的自由的矛盾。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康德对时间问题进行了革命性的阐发:取消了时间作为自在存在者的地位,使之成为人的内在感性形式,时间只是人的时间。尽管康德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时间与自由的冲突,但他的时间观却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海德格尔。使海德格尔在哲学上对时间的思考将我们对时间的认识引入了一个新的层次。


海德格尔是德国著名的哲学家,现代存在主义的创始人。在著名的《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论述了“存在”问题。他认为,哲学要真正把存在作为存在本身来思考,就必须从时间问题着手。在海德格尔看来,存在者并不是永恒的,迟早要走向死亡,走向虚无。也就是说,存在和存在者本质上是有时间性的,死亡使存在者意识到时间的存在,对死亡的恐惧和忧烦则使存在者认识到时间的有限性,因此,他要在有限的时间中规划自己,调整自己,从而不得不计算时间,以便不浪费时间。这就是人类为什么要测量时间的根本原因。要计算时间,测量时间,就必须有一个具体的我们都能感知到的参照系,太阳作为放送光明的东西,受到人类的密切关注而成为这个参照系的首选。太阳的东升西落,生成了最自然的时间尺度——日,一日之时间的内涵指的就是太阳从东面升起,在天宇中沿半圆形的路线运行,至西方落下,完成的一种空间位移。一日内时间的划分,则以太阳在这个半圆形曲线的空间位置来确定。借助于太阳及其运动位置计算时间对于相互共在于同一天空下的每个人来说,都是可行的,在这一过程中,时间即被公共化。同时,无形的时间借助有形的空间表现出来,使时间的分割成为可能,从而形成测量时间的“自然钟表”。当然,人类也可以摆脱自然钟表即摆脱直接根据天体运动解读时间的做法而利用更加直接便捷的人工钟表,只要这种人工钟表能够执行公共计时,依照自然钟表进行调整即可。事实上,古人早已这么做了,比如利用垂直插在地上的竹竿投下的影子来计算时间,这种方法被不断精致化,就是几乎所有民族都使用过的日晷。它的发展就是人类历史上发明的各种各样的计时仪器,包括钟表。而对时间显示精度的追求一直是西方钟表业最基本的目标。


西方对时间的认识是这样,那么,中国古代对时间的认识和感知又是怎样的呢?


与西方传统的物理学时间概念不同,中国古代的人们是通过许多具体的情境完成对时间的感知和表述的。他们或者用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置规定白天的时间、或者用月亮和星星在夜空中的位置推测夜晚的时间、或者用他们自己亲身经历的时间段作为时间计量的尺度,于是就出现了诸如“日上三杆”、“月出一更”、“三星在隅”、“一顿饭工夫”、“一炷香的时候”、“一袋烟的功夫”、“鸡叫三遍”等等表述时间点和时间段的词汇,显现出相当的模糊性。这种情况的出现与中国传统的农耕文明社会形态有着密切的关系。一般情况下,他们的生产和生活都不需要他们对时间进行细密而精确地划分,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农田里的活计,都可以根据个人的感觉安排,早一点或晚一点,这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与他者的关系不大。他们只是从每个个人的角度来看待和评判时间的价值,时间尚未充分社会化。因此,他们对时间的使用、计算、表述中表现出随意性和模糊性。缺乏精确的时间概念,由此引起他们对时间流逝和珍贵程度也比较淡漠。尽管历史和现实中不乏“一寸光阴一寸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等等的箴训,但这只是圣贤的感悟,并不是人们的普遍意识。相反,对时间精确的漠视却是普遍的,常态化的。他们对钟表精准的要求也不像西方那样迫切而持久。


如果我们将视线从哲学的思辨转移到现实的世界,就会发现东西方时间观念的差异同样会影响到他们对时间测量器具不同的态度和不同的关注视角。既使是我们现在普遍使用的钟表也体现出其间的区隔。所以,当明末清初西方的自鸣钟传入中国,如此小的人工制品居然能够自动告诉人们十分精确各个时间点的时候,对于已经习惯于模糊性计时的中国人来讲,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其惊奇和心动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上,当时西方传教士们记述的钟表传入中国的情况也正是如此。这可以很好地揭示出为什么中国人从一开始就对传入的钟表抱有浓厚的兴趣,而当时的西洋传教士为什么将钟表作为进入中国和宫廷的重要敲门砖的缘由。


钟表历史知识:《时间的历史映像》之一 -  钟表游 - 钟表游--爱钟表,游世界的博客


(未完待续连载。本文经作者郭福祥先生授权刊载)

  评论这张
 
阅读(7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